Dabble

立夏
最近过的不好




































会好的吧
都会过去







一定会的




was it ever settled

was it ever over

and is it still raining

again in november

























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也会想以前忘掉别人那样淡化你吧





会的
一定会的


嘿,我们
盛开吧
所谓矜持都是浪费

晴(昆明)
天那么蓝
连一丝浮絮都没有
想被过滤了一切杂色
瑰丽的熠熠发光


哈哈哈
我又来啦
还是照旧吃了个兰州拉面+羊肉串+荷包蛋+一瓶可乐
完事儿和上次一样发现时间也还是还早
还是不想回公司
还是就近找了个星爸爸打发时间
可是!好似世间大多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个但是一样
我的手机电量只剩一半了 有插头的地方又被占了 想到这儿我就好难过
可是一想到可以晚回公司 我又好开心
人呐
奇怪的物种!!!

睹物思人 之后 的 无力感 才是真的难受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俏俏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的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着些心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呼朋引伴的卖弄清脆的歌喉,唱出婉转的曲子,跟清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牦,像花针,像细丝,密密的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所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的风筝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儿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前去。

“ 浩汉,你跟刘莺莺怎么样了"“没事,还是送你去入职要紧,你那书构思的怎么样了?”
“我刚才帮你把结尾想好了,你听着啊! 真没想到我们在这样一个地方告别,但跟人告别的时候吧,还是得用力一点。因为你多说一句,说不定就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
“怎么样,我有点水平吧。”

冬末春初

外出办完事 时候还早
不想回公司
吃了一碗面➕荷包蛋 两串羊肉串 一瓶芬达
钻进星爸爸打发时间
要了一杯摩卡坐在靠窗的位置
照片上的女的在喂猫
一开始只有两只 后来陆续又来了三只
应该是每天都来吧
一只猫还怀孕了 肚子鼓鼓的 女的边喂边摸
她心里在想什么?
耳机里的音乐是 Allan Taylor 的 Scotty
一首后摇式的念白
一位英国诗人 很厚实的嗓音
一直都很喜欢沉默寡言的人
总觉得沉默寡言的背后有着对生活特别的见解且不苟同于世俗
这样的人 越来越少了
the journey seemed too far
but it was just a matter of hanging in
and we'd get there in the end
well it seems you'er going to find it
my crazy beautiful friend